News

法律新知

兩岸夫妻財產規範、適用之異同(下)

宸軒法律團隊/著

前言

前一篇提到依據兩岸法律及實務見解,夫妻得於「離婚時」就雙方的財產為分配協議,然而,夫妻可否於「婚姻存續期間」,即透過特約來決定雙方於離婚後財產的分配呢?今天宸軒知多事就來為大家解答吧!

案例

阿明是年輕有為的大陸醫師,自己開診所,日進斗金,某次在朋友的聚會上認識台灣上班族美美,兩人相談甚歡墜入愛河,不久後便步入婚姻,育有一子。好景不常,阿明因為美美婚後無暇打扮,進而嫌棄美美,更常常表示若兩人離婚美美不應該分得阿明的任何財產,美美為了挽回婚姻,只能在兩人「婚姻存續期間」簽署一份「婚後共同財產分配協議書」,承諾阿明若兩人離婚,美美對於兩人的共同財產分毫不取。然而,美美的退讓並沒有讓阿明回心轉意,幾個月後,阿明更是毫不掩飾的與多位女性同時交往,令美美感到心灰意冷,決定帶走孩子並與阿明離婚。試問:此時阿明可否主張兩人於婚姻存續期間,自願簽署的婚後共同財產分配協議書有效,並要求依此為分配?

本案例大陸阿明與台灣美美的財產分配,究應適用台灣法律或是大陸法律,應視兩人的婚姻是否有效,以及兩人欲分配的財產是在台灣或大陸而定。

前一篇有介紹過,大陸《民法典》第1087條第1款規定:「離婚時,夫妻的共同財產由雙方協議處理;協議不成的,由人民法院根據財產的具體情況,按照照顧子女、女方和無過錯方權益的原則判決。」,亦即,夫妻得於離婚時,共同協議雙方的財產應如何分配,然而,大陸《民法典》卻未明文規定夫妻得否於「婚姻關係存續期間」,就離婚後雙方的共同財產分配先行協議,因此,兩人若是適用大陸法律,阿明與美美於婚姻存續期間簽署之協議書,效力為何?尚有疑問!本案若阿明與美美於離婚時,無法另外達成協議,則大陸人民法院可能會依《民法典》第1087條第1款的規定,基於照顧子女、照顧女方及無過錯方權益的原則,調高美美就雙方共同財產的分配額。

至於台灣《民法》的規範中,既未有如大陸《民法典》得由夫妻於離婚時協議處理的明文規定,且為了避免夫妻於婚姻關係存續期間,事先約定剩餘財產分配之方式時,出現雙方地位不對等,而有一方壓迫他方簽署之恃強凌弱的情形,更不允許夫妻於婚姻存續期間預先為財產分配協議,因此,縱使兩人是適用台灣法律,阿明與美美於婚姻存續期間簽署之協議書,亦屬無效,台灣法院原則上將依台灣《民法》第1030條之1的規定,平均分配或依個案情形調整阿明與美美的婚後財產。

綜觀之,台灣與大陸在夫妻財產分配的法律制度上,均未「明文」採取「事前控制」的方式,因此夫妻於婚姻關係存續中,對於雙方婚後財產分配的協議均不生效力,然而,基於私法自治,夫妻既有權決定欲適用何種夫妻財產制,卻僅因法無明文,便無法事先約定離婚後夫妻財產的分配方式,僅授與兩岸法院得以「事後控制」調整分配比例之規範模式,以符合個案正義之要求,似有美中不足之處,因此,只能期待未來兩岸的立法者,能夠將「事前控制」的制度予以明文,尊重雙方的協議,達成私法自治的目的,亦能減輕法院之負擔。

※本文係根據現行有效之法律及實務見解撰擬而成,惟法律及實務見解與時俱進,且各案例事實亦有不同,故本文僅供參考之用。如有遇法律問題,仍應向專業律師諮詢,以保障權益。